亂流下的平安?

——關於吳啟峰《我___城》(2021)展覽

 

洪塵

 

自2014開始,本地民主運動有不計其數的香港年青人參與其中,然而民主的浪潮也隨著2019新冠病毒的擴張而被迫暫時減退; 於這漫長的社會政治動盪中,人們以實體、網絡上的文宣,又或是以視覺媒介對其作出回應,當中包括攝影、繪畫、海報圖像、又或是口號及依場合而製作的示威道具。在如此激動人心的環境驅使下,藝術系學生,吳啟峰以概念攝影方向創作,去重塑、組織及訴說於運動中的思緒及心情。《我___城》(2021)代表着一種「時代精神」,是次展覽包含了藝術家於修讀藝術期間創作的兩個攝影系列: 《夜》(2017)及《薛西弗斯之城》(2020)。 

 

於《夜》(2017)中,吳氏利用長時間曝光與計時自拍的攝影方式,遠距離拍攝他自身於室外及室內的身影,找尋自己於此城漸被褪去的存在及身分。系列中的低色調彩色影像讓人想起「黑色都市主義」,他那鬼魅般的身影置身於那些陰暗的場景當中,繼而對那真實的生活空間注入強烈情感。藝術家保持著理性去觀察他選定的地點,卻又通過哥特德式審美化過程而參與其中。他用敏銳的情感與符號去填充碎片化的黑夜空間,以對其轉瞬即逝的身份所產生的強烈共鳴感去鋪排及組合他的相片,使其具備特有的空間感。作品中所描繪的城市轉化成一個討論的平台,去探討及重新評估這座曾被香港旅遊業官方美名為「東方之珠」的城市。於吳啟峰的後續攝影系列中,更進一步指出及呈現這個帶矛盾的說法。

 

上述的感知經驗於作品《薛西弗斯之城》(2020)之中更進一步,更具規模的擴張延伸。攝影師使用遠攝鏡頭,以遙遠距離拍攝2019年期間社會運動發生的地點中的建築或景觀,包括獅子山、北角、環球貿易廣場(ICC),灣仔及香港理工大學。於每一個作品中,他也安置一個人物獨自置身處於由高樓大廈所組成的迷宮中,默然凝視他的鏡頭;觀看者需要專注凝視這個片刻的定格,去找尋找這青年人孑然的身影。吳氏於晝夜之間,不同時間點拍攝同一場景,細膩地分階段紀錄光影,並以數碼拼接處理,數十張相片合而為一 ——混合城市日與夜之間矛盾的照明,於作品中創造了建築物表面上超現實的紋理。透過後期的數碼製作,藝術家能將現像城市景觀解構成失去重力且空洞的單色空間;同時也是作為他對於現實悲觀情緒的情感投射。香港被描繪得如此疏離,恍如一堆於安靜廢墟中留下的墓碑們,如此這般世界末日的幻象,是一個將現實主義和表現主義結合的震撼。《薛西弗斯之城》(2020)是在巨大的社會政治壓力下對香港建築空間的話語重組,這些哥特德式幻想可以解讀成一種超越既有建築思維的想像:吳氏創作中那弔詭城市的不尋常,是對即將到來的危機的極端預測。透過他那陰暗的觀望鏡,將人們對經年來習以為常的看法推倒 ——昔日具美名的我城,於鏡頭下卻成為了反烏托邦。

 

這會否就是關於香港「未來」的赤裸真相?

 

 

 

 

洪塵從事攝影藝評及獨立策展工作。洪氏是香港攝影文化協會創辦成員之一;亦現任香港特別行政區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博物館專家顧問(香港攝影)